中医二羊转:李文亮医生是怎么牺牲的?如果多中医来治疗,解决也许会好一点

http://www.yytcm.com/

中医二羊李文亮医生是怎么牺牲的?

“吹哨英雄”李文亮医生牺牲了。

 

网上舆论铺天盖地,各种悲愤声讨。

 

但残酷的真相是,李医生是死于错误的治疗。

 

中医二羊李文亮医生是怎么牺牲的?

2003年战胜非典的经验早就告诉我们,用“抗生素、激素、抗病毒药物”治疗冠状病毒肺炎是错误的

 

抗生素对病毒无效,反而会损伤人的免疫系统,造成疾病恶化。

 

中医二羊李文亮医生是怎么牺牲的?

当年同为护士长的邓秋迎和叶欣都在治疗非典病人时被感染,一个使用中医治疗,一个使用抗生素等纯西医治疗;结果一个活下来继续投入抗非典战斗,一个牺牲在战场。

 

如今李文亮医生采用“抗生素、激素、抗病毒药物”的纯西医治疗方法牺牲了,而同因救治病人被感染的曹丽蓉医生,使用中药自我治疗,活了下来。

 

中医二羊李文亮医生是怎么牺牲的?

我根据自己的症状,按普济消毒饮的方子,去掉了黄连,开了6天的中药颗粒冲剂。

今天开始,嗓子说不出话来了,脓痰,很黄。我没有去医院输液,吃了一颗莫西沙星也不想吃了。因为是病毒感染呀,白细胞低,抗生素一吃,白细胞会更低,我决定完全依靠中药

慢慢的,黄痰变成了白痰。牛肉汤、排骨汤、鸡汤、鸡蛋、鱼……我每餐换着花样做好吃的,目的只有一个:努力提高自己的免疫力。

吃了4天的普济消毒饮,哑嗓的情况一天比一天好了。家里正好有给妈妈开的黄芩、紫苑、射干、浙贝、玄参、前胡、桔梗、甘草等中药草,我从中挑了几味药,又给自己配了2付药继续吃。

 

胃口恢复。这几天,有些轻微畏寒怕冷,我在玉屏风散和苇茎汤的方子上加了黄芩。搞中医的同学问我要舌像,给我开了升降散和麻杏石甘汤加当归、鳖甲。我把同学的方和我自己开的方两种交替吃了3天了,晚上睡眠慢慢好了很多。

今天我去医院复查了血液分析和CT片,白细胞正常了,肺部的病灶也有好转。我的情况越来越好,头痛完全好了,也不咳了,胃口和睡眠都恢复了正常,我知道我正在痊愈。

晚上,我在电视上《经典永流传》中听到了范仲淹的《岳阳楼记》,越听越觉得契合当下我们医务人员的心境。我决定学会后录下来发给我那些奋斗在一线的战友们,给他们打气加油鼓劲。  

武汉疫情没有在第一时间控制,卫健委、疾病控制中心责无旁贷。

 

钟南山院士1月20日提出人传人,22日李兰娟院士建议武汉封城之后,国家才采取了隔离措施。

 

我们要实事求是,作为公共卫生专家,钟南山院士是优秀的。

 

但是2003年治疗非典,钟南山院士提出的“抗生素、大剂量激素、抗病毒药物”的治疗方法被证明是错误的,而中医在战胜非典中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。(参考如何战胜疫情?两种不同治病理念背后的文化竞争)

 

中西医结合战胜非典的经验被埋没了17年。

 

因此我们看到,17年后,做为重灾区的武汉,治疗的方法仍然是“抗生素、激素、抗病毒药物”,造成了武汉重症病人多、死亡率高。

 

而万众期待的疫苗、抗病毒药物、特效药也遥遥无期。

想想看,非典过去17年了,非典疫苗成功了吗?非典特效药有了吗?

 

凭什么17年干不成的事,现在就能马上干成?

 

明明事实证明中医有很好的疗效,为什么还要老百姓当小白鼠,去试验希望渺茫的新药?

 

武汉一开始所有的定点救治医院全部是西医医院,中西医结合的治疗方法并没有被真正采用,直到1月25日政治局确立中西医结合的治疗战略,派遣中医国家队成建制进入武汉,中医才进入了主战场。

武汉重症病人多和滥用药物有关

我们来看案例。

患者王康(化名),从2019年12月24日感觉难受开始,到1月15日出院为止,他经历了两次转院、血氧含量一度低至危险状态,最终在金银潭医院确诊并得到救治。

中医二羊李文亮医生是怎么牺牲的?

中医治病,越是病人体虚病重的,治疗原则就越是以扶正为主,越要避免毒性大的药物。。

武汉的治疗方法恰恰是把这个战略问题搞反了。病越是重的人,越是大量使用重药猛药。

西医是局部思维,擅长从微观入手,直接从分子水平干涉人体的生理和代谢。优点就是迅速见效,特别适合在急救中快速改变人体的生理指标。缺点就是顾此失彼。大剂量用药、大剂量输液,因为一种药的副作用,必须再加新的药去减少副作用;新的药又有新的副作用......这样恶性循环,所以药物越用越多。

中医二羊李文亮医生是怎么牺牲的?

这个小伙子才23岁,确诊后在ICU躺了十几天,好不容易活过来,出院后还需要长期恢复,吃4个月的药。

你想想,这种治病方法,23岁的小伙子都差点病危,六七十岁的老人、有基础病的人怎么承受得了?

 

我们再来看看中医介入之后:

中医二羊李文亮医生是怎么牺牲的?

李光熙:患者有糖尿病基础疾病,后来情况越来越差,找到我的时候已经发热9日,退热药用了退,退了又热,体温经常徘徊在38.5℃以上,2月1日最高体温39.1℃,心率101次/分,在吸氧浓度5L/min下指端氧饱和度只有87%(正常人至少在95%以上),自觉腹部发热,一动就咳喘得厉害,夜间有1-2次水样便,起夜4-5次。

2月1日当天,根据他的病情,我果断选择了我对此次疫情深思熟虑的处方人参败毒散。方药如下:羌活12g、独活12g、柴胡15g、前胡10g、枳壳10g、桔梗10g、川芎15g、人参15g、茯苓20g、甘草6g、鸡内金20g、海螵蛸20g、薄荷6g、生姜3片,黄芩10g,半夏9g,黄连8g(当地病房没有人参,用了人参叶)。令其频服,3-4次/日。     

我预计病人两日左右热势可退,出乎意料的是,半副药下去,病人热退身静。同样给氧条件下,指端氧饱和度可达93%,心率80余次/分。

2月3日随访,病人自觉舒适大半,血氧饱和度99,即将出院。本来对于西医来讲已入困局的病人,就这样走出来了。

 

瑞德西韦是神药吗?

 

瑞德西韦remdesivir,据说在美国“治好了”一位患者,就成了很多人梦想中的新上帝。但好转更可能是因停用万古霉素和头孢吡肟。

 

中医二羊李文亮医生是怎么牺牲的?

上面的“神药”就算有结果,也要到4月份了,到那时候黄花菜都凉了。

 

实际上,世界上没有抗病毒神药,能够一举杀死病毒治好病。

战胜疾病,不靠神药,而是你自己的免疫力。善待你的身体,让他恢复应有的功能,才是正道。而这个,就是中医的优势。

中医具有全局观和整体思维,而西医的技术很先进,在抢救、诊断、防疫、设备、微观研究方面具有优势。

中、西医应当取长补短,各尽所能。

 

希望李文亮医生没有白白牺牲,希望中西医结合的疗效让更多人知晓!

 

预祝疫情很快被扑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