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avoriteLoading
0

我穿越这拥挤的城市,用力回忆那些遗失的美景

2017-07-15 二羊 微信公众号:yytcm120

 

01 穿越城的人

 

我想继续写下去,不停得记录着我的生活。但是,每天的重复的日子,今天重复昨天,昨天复制前天,一天天,一年年,一年过去了,我发觉这时间其实都好短。

 

短到我都无法去感触它,是时间太快了吗?还是我失去了对生活的感知力。

 

一睁眼,手机的闹钟一响起。下意识的爬起来,洗漱完,朝地铁口奔去。

 

从这一端,钻进去时,太阳还没完全露脸,犹抱琵琶半遮面。当我从另一端钻出来时,太阳已经高挂,晒成一个大红脸。

 

每天的日子都是如此开始的,我的轨迹,很少改变,从城市的这一头钻到另一头。

 

变化的是这天气,心情好的时候,艳阳高照,炙热温暖,不高兴时,乌云暴雨,谁也说不准。有时候,这头暴雨雷鸣,当我从地铁另一端钻出来却是风和日丽,从未见一点雨滴。

也许这就是人们所说的穿越,奔波在城市里的人们喜欢穿越,住在城市的西边,却要穿越大半个城区上班。住在城郊,却要倒腾好几辆公交车才到上班地点。你说这人是不是傻?为什么不就近住呢?

 

也许是房租太贵,也许是为了一家人要住在一起。总之,折腾想必都有折腾的理由。

 

这些大都来自于异乡的人们,住在城里,从遥远的家乡,从农村穿越千万里来到这城。

02穿越大山
去年老家闹水灾,山洪毁坏了家园,为了安全,政府修了扶贫安置房。一家凑够几万块便可以搬到离县城不远的移民新村去住。都是现代化的居民楼。

 

说道搬迁,村里的老人都不同意。说搬到那去,人生地不熟,吃什么?家里的田地怎么办?只要有田地山林在就不怕饿死,就有根基。

 

多年前,爷爷一直坚持到很高的山上去种田。因为家里的水田都分在半山腰上,距离村子有一个小时山路的距离。

 

不让他种了,他舍不得,一个是种了一辈子的田,一下子不干了。生活少了很多寄托。再一个他总觉得要种田,只有种田家里有粮食,就不怕。

 

是啊,他们老一辈都饿怕了。只要有田地,全拼一双手,他们可以创造出一个家来。爷爷总唠叨,不种田了,以后你们回来,怎么办?万一战乱了怎么办?

 

时间都来到了2017年,但他们的意识还停留在那个战乱饥饿的年代。时间对他们来说都意味着社么呀?

 

日出而作日落而息,每天的生活轨迹大多重复前一天。在他们时间观念里,只有白天和黑夜,有二十四节气,有四季。

 

这年的概念意义不大,只是觉得要把儿孙养大培养好,而他们自己呢,越来越干不动了,才无奈的放下手中的劳动工具。

 

越来越多的人往城里走,年轻人无论是上学还是打工,慢慢的都走出了大山,走出了田野。村子里只有留守的老人,还有吱呀学语的孩童,曾经为一亩三分田争抢得兄弟反目成仇,而如今,那些天地早已繁芜成山。

 

去年村子里的小学办不下去了,因为没有人读书。新一代的年轻人,生了小孩都跟着父母在城里上学、生活。

 

还记得父亲在的时候,小孩都没地方上学,破烂的一栋木屋就是整个小学的全部,雨天漏雨,冬天漏风。但孩子们上学得热情极高,挤满了教室,大家都喜欢跑去学校。

 

有时想起现在的情景,有些复杂的难以言说。你说,这些人都走了。乡村就真成了再也回不去的故乡。

 

李健唱的异乡人,唱的都是我们这样的心情吧。

不知不觉把他乡 ,

当作了故乡

只是偶尔难过时 ,

不经意遥望远方

曾经的乡音,

悄悄地隐藏

说不出的诺言  ,

一直放心上

有许多时候  ,

眼泪就要流.....

 

每次听到这歌,我都会沉默,会想起年少时求学的情景,会想起春运奔波在回家路上的情景。

 

二十几个小时的火车,没有座位,拥挤的车厢里。过道,位子下,厕所里.....哪里有空间就在哪打盹,或站、或蹲着。

 

下了火车,再坐六七个小时的班车,汽车在重重大山间盘绕,颠簸中我既然熟睡着口水流淌。每次回家都得花两天的时间,颠簸在路上,这一路虽然辛苦,但回忆起来都是满满的幸福。

 

现在交通方便了,通了高铁,一天就能穿越到家。真感慨,以前回家那么难,现在也就那么一瞬间。

 

千辛万苦,穿越几千万里,只为和家人几天短暂的团聚。

03 求医病

 

很多网友在网上问,二羊你在哪里出诊。我想找你去调理,调理就算了吧,治病我还得考虑一下。为什么我会拒绝呢?很多人都在网上宣传,广而告之,希望多点病找他。

 

我到是很矛盾。一方面,我不提倡网诊,毕竟局限性很大。另一方面,我又不希望患者山长水远跑过来。有的只是为了调理一下。

 

因为我知道异地求医实在太痛苦了,大老远舟车劳顿,没病很多都折腾出病来。许多病既然是疑难病不是一两次能看得好的。

 

一位网友说,二羊老是我来找你看病吧,一边打工,一边接受治疗。你可以帮我找份兼职吗?可以帮我找房子租吗?我只能默默。

 

我太了解异地看病的艰辛了,早些年前父亲患病头晕,看遍周边城市大小医院,没有半点起色,只能跑去外省看,病害没治,人已经被折腾得不行了。

 

我也知道好几位网上的朋友,自己或者带着家人跑遍全国,哪里有一丝希望就跑过去看,也有很多没治好反而治坏的。都说这治病得靠医缘你信吗?

 

无论异地就医还是网诊,很多时候两者我都是拒绝的,我不希望患者穿越大半个中国来看病,也不希望在网上草草几句病史就处方下药。那怎么办呢?这是一个至今还矛盾着的问题。很多时候只能折中吧,尽力而为。

 

如果可以,谁愿意穿越万里去看病。

04 我的穿越

我从农村穿越到这城,从这城的东头穿越到西边。一路走来,从西医穿越到中医。从壮志满怀的少年穿越到而立之年。一路走来,丢掉了很多东西。

 

人有时很奇怪,你越讨厌什么,现实就逼着你去变成那样。要不这人,活着活着,就变成了自己讨厌的那个模样了呢。

 

刚入学时,老师说,每一个医学生刚进入大学时都有尚德济世的理想,毕业几年就变成你们讨厌的模样。一副老油条,死猪不怕开水烫。一天天的加班,慢慢的夜班熬着,发际线高了,肚子更突起了,然后就是你们老师这个样子。

 

一脸的无奈和傻笑,理想和现实之间,只差那么一两年。

 

来看病的小朋友都说,羊老师给人第一印象就是学生气。哈哈,多高的评价呀。

 

我倒是天真,死死不肯放手,那些失落的灵魂和家园。

 

再给你一次机会,穿越回去你会怎样?

我在田间嬉戏,我在沙漠远游,我在拿着毛笔、学中医......

 

 

梦中醒来,我再用力的回忆那些遗失的美景。

 

 

 

中医是一种爱好,一种态度,也是一种生活。

 

 

如果你也喜欢中医

中医©二羊 微信公号:yytcm120

 

 

记录一路的生活、中医心情.....

 

一个个铁杆中医脑残粉。有一味赤色栀子心,胸怀山中药,愿为熊胆使君子,继四圣岐黄之术。